5.0

2022-09-02发布:

国产裸体裸拍在线观看视自在逍遥 1-3

精彩内容:

第一章  我的母親

  清風徐來,雲霧缥缈的山頂之上,一群人浮在空中圍著一個人。

  被團團圍住的男子,看著將自己逼入死地的衆人,微笑著:「看來今天就是
我的死期了啊,不錯此地甚美正好做我的埋骨之地。」

  「哼!你著魔頭還想留下骨頭,今天定要讓你挫骨揚灰!」外圍衆人惡狠狠
的盯著男子怒罵。

  男子也不生氣,反而大喜:「化灰乘風遊天地,妙啊妙啊!」

  「別和著魔頭廢話了,我們一起上動手。」

  語落,衆人各顯神通,或飛劍或天雷等等飛向男子。

  人多勢衆下,男子已經是強弩之末,身上雖傷痕累累臉上卻不嫌悲傷,在運
起最後一絲力逼退衆人後。

  男子漏出古怪的樣子,郁悶的說起:「我已經說過很多遍了,我不喜歡別人
叫我魔頭,請叫我仙人好嘛?」

  衆人看著男子將死還要戲弄他們,也不多言手上的力更強幾分,望著襲來的
攻擊男子已經無力抵抗。

  在人生最後一刻,男子腦內回想起了自己一生叁千年來的種種,便粉身碎骨
了。

  淳安縣崔家是當地的望族,崔家時代爲商所積累的財富雖然是不可敵國,但
是富可敵城那是綽綽有余的。

  當代家主崔元風娶武林名宿林雲大俠女兒林曼兒的時候,單流水席就擺了叁
月整整一季,那段日子城裏的乞丐都長了叁斤肉。

  崔府大堂裏一位豐姿綽約,紫色華裙裹不住的性感身段的美婦,正焦急的走
來走去口中喃喃著:「怎幺辦啊?我的心兒要是醒不過來怎幺辦,元風找到我爹
爹沒有啊!」

  穩穩的坐在太師椅上的崔元風,看著自己妻子林曼兒著急的樣子安慰著:
「曼兒你放心,心兒吉人自有天相,這一次一定會撐過去的,嶽父大人已經通知
各個商會去找了。」

  「那要是撐不過去呢?我就這一個兒子,你們崔家也就這一個兒子,你還穩
坐在那裏,你不著急的嗎!」林曼兒越說越氣,看著穩穩坐著的崔元風,就伸手
打了過去。

  崔元風也沒攔,一是妻子爲孩子擔心情緒需要發泄,二來嘛自己著身寬體胖
的富態身子妻子打著也不疼,嗯嗯不用真功夫就不疼。

  大堂外一個六七十歲的精幹郎中走了進來,還沒發話,林曼兒就急道:「徐
大夫,心兒怎幺樣好點了嗎?」

  徐大夫是崔心外公林雲大俠從小時候就就請到崔府的,原因是崔心自幼心髒
就不好,許多次差點夭折,在精心照顧調養下十二歲後心髒已經穩定下來,叁年
後也就是現在徐大夫看著崔心無大礙了,準備向崔家告辭,誰知道崔心突然暈了
過去,至今已經是七天六夜了。

  「夫人,公子心脈已經平緩,安神香通神丸等神藥沒有一刻落下,現在能做
的就是保持公子住處的安靜,避免讓公子受驚,等待公子醒來就是。」

  林曼兒聽著和昨天差不多的話,臉色不悅:「林大夫昨天前天你都這樣說,
可是已經七天了,心兒還沒有蘇醒,我要在去看看心兒。」

  「半個時辰前不是剛去過嗎,你這一進一出那安神香可要散去不少啊。」崔
元風說著。

  安神香的作用可以保證一個心脈斷裂的人,神智不散通常的作用是讓彌留之
人可以交代完遺言,安神香的價格是萬金難求,所需材料太爲稀罕一般只在王公
貴族家中有常備。

  崔家因爲崔心的緣故到是常備許多安神香,爲此崔家和崔心外公林雲大俠,
不知付出了多少金錢和人情。

  林曼兒聽的丈夫的話臉色越發不善:「怎幺心疼那些安神香?你兒子重要!
還是香重要!」

  崔元風正想著解釋一下,但看到妻子那幾天幾夜沒合上的眼熬出憔悴的樣子,
什幺也沒說揮揮手讓妻子去吧。

  林曼兒語畢也沒看丈夫,就急忙忙的去向了崔心的住所。

  崔心的院落是崔家最大的,也是樹木最多的,不知道還以爲進入了森林,越
過大片森林一個精致的院子出現在眼前。

  門房裏幾個丫鬟手中輕握住一根銀線,那銀線直連到院子的中心崔心房中。

  「夫人好。」丫鬟們輕言輕語的未起身和林曼兒行禮。

  在崔心院裏所有禮儀從簡,要無聲輕聲這是很久以前林曼兒就立下的規矩。

  點了點頭林曼兒詢問:「心兒狀況怎幺樣啊?」

  「回夫人,少爺脈搏穩定但並未蘇醒。」丫鬟們手中的銀線直連到崔心的手
腕,這些丫鬟從小就學醫術是崔心的護士。

  林曼兒也不多詢問就走向崔心房門,輕輕打開用最快的速度輕聲進入房內,
屋內彌漫著安神香的味道,讓林曼兒擔憂有些混亂的腦子清醒了些。

  放慢呼吸的節奏,最少限度的吸入安神香,林曼兒走進了臥室,看著本就消
瘦的兒子,七天六夜的昏迷全靠藥物吊命,已經是皮包骨頭了。

  眼淚不自覺的沾濕了臉頰,忍住哭出來的聲音,林曼兒看著受苦的兒子,內
心充滿著悔恨都怪自己,否則兒子怎幺會這樣。

  林曼兒年輕時也是巾帼不讓須眉的女俠,在父親林雲大俠的熏陶下有著一身
好武功,和一顆行俠仗義的心在成爲人母後也未曾放棄。

  那天已經懷胎八月的林曼兒正好趕上上元燈會,安胎許久無聊之余加上並非
初胎,在崔家護衛的保護下就去參加城中燈會。

  人多是熱鬧是不無聊,但人多事也多節假日小偷小摸正好渾水摸魚,正巧被
林曼兒看到了,林女俠對這種事情當然是零容忍,但還是考慮到自己懷著孩子,
就讓崔家護衛去追小偷。

  誰知道那小偷身法很高明,在人群裏鉆來鉆去眼看就要甩開崔家護衛溜走了,
這下子林曼兒坐不住了,施展起輕功來就是挺著個大肚子也很快的逼近了小偷。

  那小偷看著自己馬上被擒,丟出了自己的保命武器,一管淬了毒的針,對于
密密麻麻飛來的毒針,林曼兒也不害怕掌風一吹就將針吹散。

  小偷看著捉拿自己的是個高手,本無意在反抗,但看清是一位快要臨産的孕
婦時也是不知道那裏來的兇狠勁,不跑反而往前進。

  林曼兒看小偷不準備束手就擒,運功就和小偷對打起來,小偷自然不是對手
五個回合就不行了,然而不知是因爲林曼兒懷胎許久未曾練功導致身手退化,還
是小偷的剛好找到一絲破綻。

  在馬上就拿下小偷時,小偷的袖筒裏掏出一把塗了毒的小刀,劃傷了林曼兒
的肚皮,雖然很快林曼兒就拿下小偷,把毒逼了出來。

  但是還是有一絲毒還是鉆入了未出生崔心的體中,導致一出生就心脈衰弱差
點夭折,林曼兒更是悔恨至極,從小就對崔心百般呵護,用來彌補自己的過錯。

  坐在床邊林曼兒伸手摸著崔心幹癟的臉頰,眼神裏充滿著憐惜,就在這時崔
心的眼皮動了下。

  一片黑暗這是那裏?我不是被圍攻打的灰飛煙滅了嗎,靈魂也魂飛魄散了不
可能下陰間啊,好熟悉的味道,這是安神香的味道,真懷念啊。

  咦?有人在摸我,這撫摸的力度動作都好熟悉啊,熟悉的讓人不敢相信,難
道是?

  睜開眼睛屋內的夜光石發散的光並不刺眼,但許久爲見光明的眼睛還是適應
不了,只看到白茫茫的一片,崔心皺起眉頭來。

  一只手馬上就擋在了眼睛前,微微張開手掌光芒從指縫流出,聞著手掌上的
體香,這是叁千年都無法讓人忘記的氣味,難道是?

  「心兒,心兒你終于醒了,太好了太好了……」

  耳邊傳來的熟悉聲音讓崔心不假思索的道出:「娘?」

  聽的崔心沙啞的聲音,林曼兒既高興有心疼:「心兒先別說話,來喝點水。」

  水一直都有在房間內備好,崔心這時候也適應了光明,看著林曼兒扯去擋在
眼前的手掌,一張憔悴的美人臉出現在眼前,正是自己的母親,崔心一下子楞住
了。

  林曼兒起身摟著崔心將他抱起來靠在靠枕上,崔心看著低身的母親,本就束
縛不了巨乳的衣裳,露出大片大片雪白,讓人目不轉睛。

  用勺子一口一口的將水送入崔心的口中時,崔心在終于回過神來,這是十來
歲的我嗎,我回到了過去,爲什幺?

  算了,既來之則安之,不論是真是假,真回到過去就罷了,要是是被人困在
夢中,那我也來體會體會傳說中夢中證道的傳言。

  幾杯水入肚,崔心活動起來了身子,感受到身體的虛弱,至少有一周沒經過
食了,當務之急是先恢複自己的狀態。

  「娘,我餓了。」崔心的聲音不在那幺沙啞。

  林曼兒拉動綁在崔心手中的銀線,早在門口等候多時的丫鬟紛紛進來。

  「你去做些藥膳過來,你去通知林大夫和家主心兒醒了。」

  林曼兒吩咐完丫鬟後,握住崔心的手輸送內力加固著崔心體內筋脈。

  感受著體內湧入的內力,崔心也不客氣運用曾記學過的一些功法,借著內力
溫養起身體來。

  林曼兒端著手中的藥膳,輕柔的用嘴吹溫正一口一口餵著,門外傳來了腳步
聲。

  圓滾滾富態的崔元風進入屋內,瞇瞇眼中有晶瑩閃過,開心笑道:「看吧我
就是我們兒子吉人自有天相,肯定會醒過來的。」

  「小點聲!」崔元風正大笑著,一道聲音刺入耳中,讓他一疼停下了笑聲。

  看著林曼兒用著傳音入密後瞪著自己,崔元風讪笑著捂了捂嘴。

  林大夫後腳跟了上來對著崔心做了一個大檢查,診斷心脈穩定現在是營養不
良,好好養養就好了。

  崔元風和林大夫呆了一會就走了,林曼兒卻是想好好在陪陪崔心,這一次的
事情真的是嚇到她了。

  「心兒,下一次就不要在去白玉道觀那裏求道了,那裏人有多而且也沒有什
幺真東西,你要是在暈過去,那娘也不活了。」林曼兒握著崔心的手語重心長的
囑咐著。

  聽的母親口中的求道,崔心思緒萬千,求道啊!從小因爲崔心身體不好,對
功名也無心思,獨獨對求道修仙感興趣,林曼兒也無阻攔,畢竟神仙說不定就能
治好崔心的先天不足,成爲一個健康人。

  「好的娘我答應你,不在去白玉道觀了。」望著母親擔憂的神色崔心答應著。

  白玉道觀嗎,確實沒有什幺真東西,不過我當年可沒在白玉道觀昏迷,是因
爲穿越的緣故嗎。

  林曼兒臉上的陰沈少了些接著道:「心兒,這些日子就好生在家歇著別出門
活動好不好?」

  林曼兒真的有些怕了,本來在這幾年看著崔心逐漸好起來,便同意他去白玉
道館求道,誰知道第一次出遠門就昏迷不醒,林曼兒不敢在讓崔心出家門了。

  崔心聽的母親的話語,自己的身體確實很虛弱,自然是不會瞎跑出去,而且
重新活一世,有許多事情都可以重新來過,是要好好想一想。

  林曼兒看著兒子嘴角挂起笑來說著:「當然了娘,我也不想讓家人擔心我,
不過我也希望母親你能答應我一些事情。」

  林曼兒想都沒想說著:「心兒只要對你無害娘什幺都答應你。」

  崔心望著母親期許的眼神,記憶中母親對自己一向的百依百順,除了會對自
己造成傷害的事情,什幺事情都會滿足自己,不過那個時候的我還沒有真正明白
我想要什幺,我還沒有找到自己的道。

  叁千年人生如夢似幻,其中道法本領自然重要,但都不及找到自己的道重要,
而崔心的道很簡單我想做什幺就做什幺,無關乎道德法理,最後混的人人喊打。

  不過這些崔心都不在乎,就如仙人和魔頭,崔心喜歡別人叫他仙人,單就喜
歡沒有理由。

  而看著眼前這位魅力十足身材豐腴巨乳翹臀的美婦,自己的母親崔心想到的
就是占有她,以一個兒子的身份占有他的身體心靈,什幺手段都無所謂。

  崔心露出笑容向著母親靠了過去,林曼兒也不閃躲,崔心的頭就枕在了林曼
兒的軟香巨乳上,鼻邊環繞著讓人懷念的奶香。

  「娘,今天陪我睡好不好,我在昏迷的時候做了一場噩夢我好怕好怕。」

  崔心說著頭還蹭著母親的奶子,隔著衣服享受著巨乳的溫度。

  林曼兒並無疑心,心疼的抱住崔心撫摸著崔心的頭發:「心兒不怕,娘陪你
睡,有娘在什幺噩夢都不敢來找你。」

  在懷中感受著母親的溫暖,崔心手就順勢摟住了林曼兒的腰,手臂裝作不經
意的擠壓巨乳的側邊下邊。

  在母親懷裏撒嬌了一會,崔心就邀請林曼兒入床榻了,向著母親詢問了些家
長裏短的事情,崔心和自己腦中記憶比對之下,除了自己突然昏迷外都對的上號。

  身體虛弱或是穿越的因素,明明昏迷已經七天的崔心還是感覺到了睡意。

  「娘我有些困了,我能抱著你睡覺嗎?」

  看著兒子露出可憐兮兮有期待的樣子,林曼兒怎能不答應:「心兒當然可以
了,我可是你娘。」

  靠著靠枕上的兩人,身體向下滑去進入被褥中,崔心自然不客氣的面對面的
抱上了林曼兒。

  身子向下沈了些,崔心的臉就直接埋在了兩團白嫩奶香中。

  「娘你身上的氣味真好聞,好似能激起食欲一般,你說怪不怪?」

  看著崔心毫不避諱的鉆在自己胸口上說著那些話,林曼兒臉上微紅可不是能
激起食欲嗎,你當年可是喝著這裏的乳汁長大的。

  摸著崔心的頭發林曼兒開口:「那以後一定要好好吃飯,你喜歡娘身上的味
道,娘天天讓你聞。」

  林曼兒看著從自己胸口擡起頭的崔心,那亮晶晶的雙眸中露出喜悅的樣子。

  「那娘可說好了,我會好好吃飯,你要天天每時每刻讓我聞。」

  小時候的崔心不怎幺愛吃飯,一是崔家用度奢侈沒遭過餓,二來身體差食欲
自然也就不振,常常少吃個一餐兩餐的。

  看著崔心有開始粘起來自己,林曼兒作爲一個母親開心極了,想起小時候的
崔心粘著自己可愛的樣子,但隨著年齡的增長反而和她不再是那幺親密了,沒成
想大病初愈下母子的關系回到了以前的時光。

  「我的心兒,我的好心兒,娘一定好好疼你。」

  摟住崔心的腦袋,林曼兒輕柔的將崔心頭按壓在自己的胸口,胸口隨著崔心
的摩擦,抹胸的位置偏離開來,一顆深紅色的乳頭在衣服裏若隱若現。

  林曼兒身高有一米七五,而十五歲的崔心身體不好,發育自然也不好甚至壓
根就沒來,個子只有一米五左右,上半身享受著母親的軟香巨乳,腿也不閑攀上
了林曼兒的大腿。

  林曼兒身上的華裙在進入被褥時,就折疊擠在一起,掀開被子看的話就是兩
條雪白的玉腿,崔心熟練的把一只腳插入林曼兒雙腿的縫隙中,另一只向腿上攀
去。

  把林曼兒的雙腿夾在自己雙腿中,感受著雙腿表面滑潤的觸感,崔心雙腿用
力夾便能體會母親身體驚人的彈性。

  看著像樹懶般纏著自己身體的崔心,林曼兒想著和小時候一模一樣,每次都
那樣纏著我睡覺,自從分床後,就在也沒有和心兒睡過,想來心兒平時睡覺是抱
著被子睡的吧。

  一股感傷之情莫名的湧上了心頭:「心兒娘給你講個故事好不好。」

  「好呀好呀,娘我要聽林雲外公和外婆行俠仗義的故事。」崔心未擡頭,捂
在胸口悶聲悶氣的說著。

  追求尋道修仙的崔心,也是奇聞轶事的愛好者,爲此林曼兒還收集了許多故
事記下來後,準備隨時講給崔心聽。

  享受著母親成熟身體飽滿充實的觸感,崔心在故事聲下漸漸睡了過去。

  四個時辰後崔心按時的醒了過來,隨然修爲盡失但多年養成的睡覺時間還是
準點準時,看著窗簾縫隙透出點點陽光,撒在懷中的母親身上。

  睡著母親美麗的面孔上,眉頭已經沒有了昨天的郁結,嘴唇淺淺的勾著一絲
笑容,看著林曼兒的睡姿,早起的崔心在晨陽朝氣之下,胯下的肉棒挺立了起來。

  美人在懷欲望已起,崔心自是行動起來把腿抽了出來,將勃起的肉棒插入母
親的雙腿之間,隔著母親的亵褲摩擦抽動起來。

  母親的陰部在肉棒的感知下,即使隔了層布也有奇妙的柔軟彈性,肉棒還會
時不時的感知到一顆小豆。

  手不好伸進衣服內,崔心便伸出舌頭舔起漏出在外的香乳,上下其攻下點點
濕潤不知是崔心留出的還是林曼兒留出的,在亵褲上留下水痕。

  睡夢中的林曼兒吐氣如蘭的小聲呻吟了一聲,崔心見好就收拔出了插在雙腿
的肉棒,有將腿鉆了進去,嘴上的功夫還沒停反而弄出更大的聲音。

  不僅僅是舔而且雙齒緊閉的吸了起來,身體的燥熱讓林曼兒蘇醒過來,第一
眼就望著了在自己胸口上吸著的崔心,看著雙眼緊閉依舊睡著的崔心,自己的胸
口被口水打濕一大片。

  或許是胸口衣服濕潤太多,林曼兒並沒有察覺道陰部的異樣。

  心兒這是夢到什幺好吃的的,林曼兒想著也不準備叫醒崔心,任由崔心肆意
的咬舔吸著胸口上的白肉。

  突然崔心口中傳來一陣大力,將點點血絲吸了出來,林曼兒感受到的疼痛到
是很小,但也準備將崔心的嘴移開自己的胸口。

  身子向後仰去,林曼兒的胸口脫離了崔心的嘴巴,一枚新鮮的草莓印留在了
林曼兒的玉乳上。

  哭笑不得的林曼兒用手指點了點崔心的額頭小聲道:「夢見什幺好吃的了,
那幺用勁。」

  早已蘇醒但裝睡的崔心學著說夢話的樣子:「奶奶真好喝。」

  看著說夢話的崔心還砸吧了下嘴,林曼兒也是樂了,打定注意找一找城中的
乳娘購買些人乳回來。

  過了一陣崔心終于是緩緩「醒來」,林曼兒已經收拾好了胸口的衣服,連口
水印都幹了大半。

  崔心睜眼就看見母親正瞧著自己揉著眼前說著:「娘,早上一醒來就看見你,
對我的眼睛真是太好了,要知道美人最養眼啊。」

  林曼兒沒想到崔心醒來第一句話是誇自己漂亮,樂呵呵笑著:「心兒什幺時
候嘴巴這幺甜了,來讓娘親親。」

  旋即低頭親吻崔心的額頭,崔心也是樂呵呵的回親了下林曼兒的臉蛋:「娘
在讓孩子養養嘴,對了還有手也要養。」

  被窩裏伸出雙手撫摸起來了林曼兒的臉,雖然已經年近四十,但林曼兒的臉
上依舊緊實如少女,杏眼瓊鼻紅唇的俏臉,在歲月的熏陶下多出了成熟的韻味,
對崔心來說更是有著母性的光輝從林曼兒身上各個方面流露。

  被崔心揉捏著做著鬼臉的林曼兒,也摸起了崔心的臉頰依舊是幹癟硌手,但
明亮的雙眸顯示著崔心的精神頭很好。

  兩人在床榻上嬉鬧一會,就在林曼兒要爲崔心準備膳食中結束了,隨著母親
的離去房間就剩下崔心一人。

  崔心有自己的道就是隨心所欲自在逍遙,當然前提是有鎮壓一切不服的力,
上輩子很顯然失敗了,但有了重來一次的機會,許多機緣知識必定讓崔心比上一
世站的更高。

  回憶起來記憶種的種種功法道術魔功,崔心心中有了定計,搖了搖床邊放的
鈴铛幾位丫鬟從門口進入。

  「你們去購買些魚回來要這些魚……各百條,直接送進我院內來,要活的不
要死掉。」

  「去家庫內拿……各寶石,拿到院內東南西北,依我剛才說的放置好。」

  「去請城內工匠雕龍鳳百獸……尺寸都一樣,送到院來。」

  「還有……」

  一件件事情吩咐下來,丫鬟們臉色怪異,崔心沒心思和她們解釋,命令完就
讓她們趕緊把事情辦完。

  盤坐在床榻上,昨天貪墨下母親的一絲內力,在體內運轉起來,內力運轉至
靈台以此力爲點,崔心神魂一絲突破了肉體,直觀的感受到了天地靈氣。

  神魂裹住一絲靈氣,馬上返回體內,未經煉化的靈氣狂暴的在靈台中肆虐,
好在只是一小絲很快就散去了天地的印記,化爲純粹的靈氣。

  靈氣在靈台肆虐讓崔心面色枯槁眼神灰暗,好在有了靈氣,常人想要修仙,
第一步就是有靈氣,然而世上只有極少數人有靈根可修行。

  就是有了靈根也要受盡千難萬險才可以將靈力納入體內。

  大部分都是凡人,只能練練氣血之力也就是武功內力,當然也有驚才豔豔之
輩以武入道,但那比有靈根還稀奇。

  崔心一天入了修仙的門,這個法子適合的人就是轉世重修之人,需要對靈氣
的各種變化了如指掌。

  「心兒,你爲什幺吩咐那些丫鬟們幹那些事情啊?」

  門外林曼兒的聲音傳來,端著食盤的她進入房內看著崔心形容枯槁一副將死
之相,大驚下食盤都拿不住了砸在地上,除了吃食外還有一碗白黃色的奶。

  一個健步林曼兒扶住崔心的身子,輸入內力查看著崔心的情況,靈台混亂和
筋脈可沒什幺關系,幾周天下來,林曼兒並未發現任何癥狀。

  崔心看著母親著急的樣子,咧了咧嘴笑著:「娘我沒事你不用擔心了。」

  「胡說你看你的面色,像是健康的樣子嗎。」

  林曼兒用內力護住崔心平穩的心脈,吩咐丫鬟找徐大夫過來。

  一會徐大夫來了,把著脈捋著山羊胡,把脈時間越長捋胡子的速度也就越快,
看的林曼兒心急如火。

  「徐大夫,心兒這是怎幺回事啊!明明昨天才剛剛醒來。」

  望著著急的林曼兒,徐大夫仔細思考了下道:「夫人,公子的脈搏平穩並未
異象,只是觀之面色眼中神光因是傷神了,但細細看下來卻有陣陣生機如無垠之
水般湧出,是枯木逢春之象,聞所未聞見所未見啊!」

  徐大夫一生從醫,見過許多疑難雜癥但今天這個還是頭一遭,不由感慨學無
止境啊。

  林曼兒聽的徐大夫的話,崔心應該是沒有問題但是還是不放心的問著:「徐
大夫這是好還是不好。」

  徐大夫這次沈默時間更長了,良久才開口:「夫人雖然少爺今天傷了神但有
無垠生機滋潤下自可恢複,如生機不消失少爺的身體也不會羸弱,更甚至身體會
如古之霸王一般氣血如火,但這生機來的太怪,是福是禍尤爲知啊!」

  林曼兒這下懂了,天上不會掉餡餅這無垠生機不知是怎幺出現在心兒身上的
但是無垠生機本身是對心兒有好處的這就行了。

  崔心看著兩人無視自己做著推論,輕咳一聲衆人目光回到了崔心身上。

  「那個娘徐大夫,我想這個無垠生機應該是我修煉的觀想法起作用了。」

  觀想法是一條修仙正道也是傳播最廣的道法,只要你有靈根堅持五十來年就
能修出靈氣。

  「確實有醫經記載修觀想法,可延年益壽生機勃勃,可是有記載的需要數十
年之久才能修成,公子不過舞象之年。」

  徐大夫話未說完,但剩下的話都能猜到,無非是年齡太幼,不太可能修成。

  「徐大夫,有天賦異稟者過目不忘叁歲作詩五歲寫章,說不定我最有天賦的
就是修煉這觀想法呢。」

  崔心這話也沒說假,畢竟他修仙資質確實不錯,否則也不會引得修仙界正道
魔道聯手圍攻,有多大本身捅多大窟窿嗎。

  徐大夫也無法反駁只得叮囑好好休息,開了些安神的藥就走了,留下崔心和
母親林曼兒大眼瞪小眼。

  「娘,我有點餓了,要不在勞駕你去做點飯過來。」崔心看著臉色陰晴不定
的母親打趣著。

  林曼兒在聽到崔心是自己修煉觀想法導致傷神的,加上不久前白玉道觀求道
暈倒,對于讓崔心還要不要修道心裏也是七上八下。

  「心兒,你這道不修了好嗎?」林曼兒小心翼翼的詢問著。

  崔心看著擔憂愧疚不好意思等等複雜情緒混迹在臉上的母親,伸手抓住林曼
兒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上。

  咚咚咚。

  讓母親感受著自己心髒跳動,崔心說道:「娘我知道你是擔心我傷到自己,
但是你看我的心髒這幺強健的跳動著,何況徐大夫也說了,無垠生機滋潤下可是
有機會成爲那古之霸王,那可是一人舉著山破萬軍的傳說英雄。」

  「何況我只是傷了點神,睡一覺就恢複的差不多了,而且我可是男子漢大丈
夫,頂天立地這點點小傷沒事的。」

  林曼兒聽的崔心的話,道理她也明白但是道理是死的人是活的,凡事多了情
字,就是剪不斷理還亂,作爲崔心的母親林曼兒希望崔心能夠健康成長,好好享
受崔家的榮華富貴,即使變成纨绔子弟也無妨。

  「心兒,娘知道你喜歡求道修仙,但是如果下一次你在尋道修仙上受到傷了,
你要答應我在也不碰它了好嗎?」

  母親林曼兒那擔憂有妥協的眼神中,透著讓人瞧著就心軟的脆弱,崔心回想
起上一輩子最後見母親的那一面,天崩地裂下將自己擋在身下,爲自己圍出一片
安全的天地,即使已經亡去,後背早已白骨森森,那保護住自己的笑容,和怎幺
也掰不動的四肢,崔心鄭重的點了點頭。

  林曼兒的臉上露出放松的笑容,想起崔心還未進食,趕忙走向廚房看著剛剛
食盤落地的地方還有水漬,可惜了那正巧買到的少婦初乳啊。

  在林曼兒做飯時崔心的父親崔元風來過,和兒子聊了會天,就接著去忙生意
上的事情了,吃過早飯後第一批買魚的丫鬟已經回來了。

  崔家護衛們一個個擡著個裝著活魚的水缸,放在了院子裏,崔心雖然已經有
了靈氣,但是長久未曾下地的雙腿還是軟綿綿的。

  與其走路被人扶來扶去,索性讓母親把自己抱起來到院子裏。

  「心兒,你買這幺多活魚有什幺用?」林曼兒對于今天崔心吩咐的事情著實
好奇的很。

  「娘,魚精水怪于尋常陸地妖怪都不同,它們有著一條清晰明了的修行路,
由魚化龍自古就有鯉魚跳龍門的傳說。」

  「原因就在于龍性本淫,河川大海是龍的地盤,不知道多少年下來,基本上
凡是水裏的活物都有了一絲龍血,就算稀薄萬億分通過修煉也能溯本求源。」

  「將百魚精化提煉出,對人體大補,是最簡單獲取地寶的方法,當然了這提
煉的技巧還是有些門道的,非入道之人不可。」

  崔心耐心的給林曼兒講解起來,這些當然都是真的,只是還有的目的沒有道
出,要論速成功法魔門說第二無派感稱第一,但是其副作用也是不小,通常是以
壽命換力量。

  這是一般修仙之人的看法,但是崔心認爲只說對了一部分,道門的絕世道法
常常因爲天賦的問題很長一段時間無人可修煉,世人皆認爲道門道法所須天賦最
高。

  其實魔門的功法才是天賦第一,做個比方道門修仙是從此岸往彼岸間建一座
橋,測量打孔建造橋墩,凡事求穩的向彼岸走去,天賦才情最能發揮的地方肯定
不是穩定的時候。

  魔功魔法從此岸到彼岸,要利用自己和身邊的一切,稍有不慎就會萬劫不複,
可謂在刀尖跳舞,無外乎每一尊魔門巨擘都是一個可以抗衡數倍同境之人。

  崔心除了要提取百魚身體的精華,還要吞噬百魚的靈魂,此法比自我修煉積
累提升快多了,崔心經過上世的累計,此法的副作用已經降到最低,吞噬多了最
多一段時間可能會很喜歡水罷了。

  林曼兒聽的崔心的解釋,因爲崔心的喜好,研究過尋道修仙,自然明白著地
寶的珍貴。

  「心兒,那提煉的法門對你有負擔嗎?」林曼兒還是更關心崔心的身體。

  「放心吧娘,此法對我並沒有什幺負擔而且魚我只在宰殺的時候摸一下就行
了。」

  崔心吩咐著下人們在他面前一條條的宰殺活魚,自己則被母親抱到了椅子旁,
看著椅子上的绫羅綢緞坐上去想必很舒服,但那裏比的上母親的懷中。

  勒緊林曼兒的脖子崔心開口:「娘你坐椅子上,讓我坐你懷裏好不好,那椅
子一看就太硬了那有你的懷裏安逸。」

  林曼兒望著看著就柔軟的椅子,那裏想不到崔心正和他撒嬌呢,從崔心醒來
不過一天多,林曼兒卻感覺和兒子離開了很久很久,也很想和崔心親昵。

  「好好,娘的懷裏最安逸,以後娶了媳婦可別害臊還想鉆進娘的懷裏。」

  「嘿嘿,娘你怎幺知道啊,我這輩子都想在你的懷裏不出去了。」

  林曼兒坐在椅子上,崔心和母親面對面,林曼兒捏了捏崔心的鼻子:「你呀
到時候不嫌棄娘就謝天謝地了。」

  「怎幺可能呢!娘你看我現在就鉆進你懷裏。」崔心低下頭像個蟲子般扭動
著,鉆進林曼兒的懷裏,雙手不客氣的揩油,同時也撓著母親的癢癢。

  下人丫鬟們,看著主母和自家少年嬉鬧天倫之樂的場景,也相視笑了起來。

  嬉鬧會崔心就被笑的岔氣的母親反著抱了起來,背靠柔軟的巨乳林曼兒解開
崔心有些淩亂的發髻,重新給他梳起頭來。

  殺魚時兩個下人摁住一頭一尾,還有一人持刀崔心手搭在魚身上,對著下人
點點頭。

  下人將刀直接放在魚身上,以寸勁把魚分爲兩半,防止魚血濺射到主母和少
爺的身上,崔心趁魚身魂分離之際,一分法力激發魚那微薄億分的真龍血脈,一
分經手將剛剛分離的魚魂攝入體內。

  人類質量極高的神魂,頃刻就碾碎了魚魂化爲純凈的魂力,滋潤起崔心的神
魂,隨後死魚就被丫鬟取走,按照崔心的吩咐開始提取精華。

  隨著魚殺的越來越多,空中彌漫著一股魚腥味,崔心自然不會在乎這一件小
事情,林曼兒卻將手背放到崔心鼻前。

  沁人心脾的香味傳來,驅散了崔心面前的魚腥味。

  「怎幺樣?香不香好聞嗎,娘可是特地多抹了些香膏的。」

  崔心想起昨晚提的喜歡母親的體香要想聞就聞,沒想到抹了很多香膏啊!

  「娘當然香了,只要是娘身上的香味我都喜歡,但是我最喜歡的是娘身體原
原本本的體香。」

  林曼兒背著手夾了夾崔心的鼻子:「原原本本的人那樣什幺體香呀,盡瞎說。」

  「怎幺會沒有呢?明明那香味能勾起我的食欲來。」

  想起崔心是爬在自己胸口聞的味道,那究竟算是不是體香也不知道,但是那
裏真的有勾起食欲的香味嗎?我斷奶都多少年了!還是心兒觸景生情了?我在亂
想什幺呢,心兒不可能還記得。

  「好吧,那下次娘就不抹香膏了,讓心兒聞原原本本的體香。」

  「娘對心兒真好,心兒一定會報答娘的。」

  林曼兒笑著回道:「你只要健健康康的,就是對娘最大的回報。」

  還未殺完百條魚,有來一批送魚的,就這樣快到下午才殺完。

  崔心感受著神魂的腫脹感,等消化了這波魂力就能施展些影響人心智的法術
了。

  抱了一中午崔心的林曼兒腿也不酸,主要是崔心太輕了。

  「好了心兒終于殺完魚了快點去吃飯。」

  在接近飯點的時候林曼兒就催了崔心很多道,被崔心勸了下來,結果錯過了
飯點,食要準這是養身體最基本都要求,林曼兒現在有些不高興了。

  「娘你看我這一身魚腥味,要不先洗澡在吃飯。」

  林曼兒強硬的拒絕:「先吃飯在洗澡。」

  不由反駁的就抱著崔心進入飯桌,一口一口的餵著崔心吃完午飯。

  剛吃完崔心就急切道:「娘我想洗澡,這幺多天沒洗已經髒死了。」

  「那我就丫鬟們伺候你入浴吧。」

  林曼兒正準備吩咐丫鬟,崔心止住了她:「娘我不想讓丫鬟伺候我洗澡,我
想讓娘伺候洗澡好嗎?」

  看著崔心露出可憐兮兮帶著期待的眼神,林曼兒本就軟的心就化了,十五歲
的男子說大也大說小也小,對于男女之防林曼兒本就未曾將崔心當做男人看待,
只是伺候洗浴的一直是丫鬟罷了。

  「好的娘伺候你洗澡,來人啊準備熱水。」林曼兒吩咐著丫鬟們。

  林曼兒抱著崔心進入了浴室,開始解開崔心的衣服,外衣中衣解的都是順順
利利,唯獨到內衣時停頓了一下。

  有許多年未見心兒的赤體了,心兒已經十五了也不知道那裏出落的如何了,
帶著點緊張林曼兒還是順順利利的將崔心的內衣解開。

  盯著那個花生大小的小雞雞,和記憶中的並沒有改變,林曼兒心中一絲畸意
消散了。

  崔心看著母親看著自己小雞雞眼神中透出懷念的滋味,沒辦法身體還未發育,
自然是這樣子不過很快就會改變了。

  林曼兒看著赤裸的崔心更加瘦小,攬起崔心放入了浴盆裏,清洗時更是輕柔
如雲朵拂過,纖纖玉指滑過崔心肌膚。

  泡入水中腫脹的神魂,一下就緩解了許多,清醒多了的頭腦,看著母親爲自
己洗浴的樣子邪心就起來了。

  「娘,別老洗背嗎,也洗洗我前面呀。」

  「好好,娘給你好好洗洗身前。」

  林曼兒走到崔心身前,兩條手臂就順著崔心的腋下往下洗去,白花花的胸口
大刺刺的展現在崔心眼前。

  看著認真爲自己清洗的林曼兒,崔心叫聲:「娘。」

  林曼兒回應了聲,迎面就是崔心揚起的水花,打濕了面容。

  「呀!」林曼兒望著笑瞇瞇看著自己的崔心,玩心也起來了,打了下水面濺
起的水打在崔心臉上。

  這一下就一發不可收拾,母子兩在浴室裏打起了水仗來。

  林曼兒自然是下手有輕重,水從不會打到崔心眼裏去,崔心可就只往胸口輸
出火力。

  絲織的衣服被水打濕,林曼兒的整個巨乳就若隱若現在崔心面前。

  欣賞著半透的巨乳,崔心說著:「娘,你看你衣服都濕了,索性也一起進來
洗澡吧。」

  林曼兒看著崔心一人便占了大半的浴桶:「娘要是進去可不就把你擠到一邊
去了嗎。」

  「沒關系,我坐在娘身上洗就行了。」

  「那心兒小半身子就露在水外了,感冒了可怎幺辦呀。」

  崔心看著勸不動的母親,有露出可憐兮兮中帶著期待的樣子:「那娘下一次
準備大的浴桶,娘和我一起共浴好嘛。」

  如果在之間崔心提出這個要求林曼兒可能還會想一下,但是看到崔心還是和
小時候一樣的身子,林曼兒那些擔心也就煙消雲散了。

  「好好,娘答應你下一次和你一起共浴。」

  崔心高興的跳出浴桶抱住林曼兒,半透的巨乳擠壓在崔心的胸口,結結實實
的感受到兩個乳頭蓓蕾的觸感。

  看著高興的抱住自己的崔心,還說自己是頂天立地的男子漢大丈夫,就是個
還沒長大的小毛孩呀,林曼兒這會徹底將崔心當做還是小時候那樣了。

  「好了好了,快點進水裏,著涼了可不好。」

  從浴室出來後,崔心有指導著丫鬟們把玉石按位置擺好,行成了一個初級的
聚靈陣。

  晚些時候提取百魚的精華就擺在了崔心面前,一碗濃白的魚湯,在其極少處
有點點金色,當然肉眼凡胎是看不出什幺的。

  「這就是百魚的精華嗎?喝下去沒問題吧。」林曼兒盯著這碗看著尋常的魚
湯,只是聯系到求道的事情讓她心有不安。

  「放心吧娘,沒什幺問題的,對了娘今天我就一人休息就好了。」

  林曼兒一楞,今天種種還以爲崔心還要讓她陪睡,心中難免有些失望。

  「哦哦,心兒娘知道了。」

  崔心瞧出林曼兒有些失望的樣子:「娘我也想你陪我睡,但是書上說服用百
魚精華,需要一人獨處,只是以後心兒想讓娘陪睡您不要拒絕就好了。」

  當然沒有書上記載要獨處才能服用百魚精華了,只是服用百魚精華會産生些
許異象,對于神經敏感的林曼兒來說,看到了又不知道會有什幺風波,不如不讓
她看見。

  「當然了,只要心兒想讓娘陪,娘肯定答應。」

  「只是真的沒有問題嗎?」

  看著還是不放心的林曼兒,崔心只得好言相勸一番,才讓母親表面上放心,
留下崔心一人在房中。

  出了房門的林曼兒自然不可能就這幺走了,吩咐著身邊一個丫鬟:「你們去
給老爺說我今晚還要在這陪心兒。」

  隨後就進入院中的一處偏房休息去了。

  屋內崔心已經掐起法訣,啓動聚靈陣清氣呈漩渦狀從頭頂進入,靈氣吸收到
極限,崔心喝下百魚精華。

  一絲金光在崔心體內轉起了周天,在靈氣相輔下,崔心羸弱的身體迅速健康
起來,在金光吸收大半後,身體已經恢複如常人一般。

  剩下的一縷金光在崔心的控制下由會陰進入肉棒中,只見花生米大小疲軟的
小雞雞,如雨後竹筍般膨脹變大,一會就有十八厘米長五厘米粗。

  看著胯下的肉棒變化效果如此誇張,崔心滿意的點了點頭,要知道人體和龍
性就符合的就是那龍根,龍性本淫人也不差嗎。

  勃起的肉棒吸收完金光後,迅速縮水變成花生大小,但只要崔心靈力一注入,
便會成爲一桿兇器。

  身體的缺陷是補齊了,崔心就入定消化起了神魂中的魚魂。

国产裸体裸拍在线观看视